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鹿鼎记剧组作者不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鹿鼎记剧组作者不详
  因为改编好几部金庸的原着而提高了知名度,俨然成了古装武侠剧的" 专业户".不少新演员拍他制作的戏都红了,张纪中不讳言,为了爬上枝头投怀送抱的女演员不少,但他说他一直都能把持得住。  " 在这圈子,品德和诚信很重要,这就跟当权者一样,也要有公正无私的品行。" 说着他用大手拍了拍此刻正紧靠在他身边的小李菲。见记者抓起相机,小李菲更是伸出双手抓住了张纪中的左臂将身子紧紧的贴在了张纪中身上,她相信张纪中会笑着让记者们拍下这个经典镜头的,几天前正是这个被称作小李菲的临时演员跑进了张纪中的那间房间。……  在房内张纪中坐在**上吸烟看着身边这个半夜三更突然闯进来的漂亮性感的妙龄女孩,今天的李菲穿的是一件白色休闲外套,下穿暗红色短裙黑色长统皮靴,白色外套脱下后内穿黑色紧身衣,但见黑色紧身衣包着两个丰满的小乳球,她想干什幺?  " 我先去洗个澡" ,李菲一进房间就直接切入了正题,然后向大她30多岁的大腹便便的男人甜甜的娇笑……  " 好…好啊……" 张纪中愣了一下就立马缓过神来。  " 你洗完我再洗" ,在李菲去卫生间后张纪中站起身伸了个懒腰,这幺贱的丫头主动送上门来,今天晚上要好好的玩玩……  等张纪中洗完了澡出来时,李菲早已经赤裸着身子躺倒在大大的软床上,双腿张开着,欢迎着他的光临。  张纪中见状,赶紧脱掉浴袍直奔主题,两个赤裸的身体抱在一起滚到床中央开始亲吻,李菲用滑嫩的香舌添着她身边的男人。两人的舌头绞织在一起,努力地吸吮对方的唾液。  虽然李菲很淫荡但还是处女第一次和男人接吻,闻着从张纪中身上散发出来的那股成熟男人的味道,添着他的每一寸舌头,不禁低喘着" 啊啊…啊…哦哦…哦…爷爷我要……" 看着这幺美丽的少女媚眼如丝,呼吸急促,春潮满面,张纪中变得异常的兴奋,他先由脚下吻起,李菲一双美丽的小脚细嫩晶莹,脚趾整齐漂亮,他含住女孩的脚趾不停的允吸,几乎把整个脚趾都舔遍了,接着由小腿到大腿一遍遍的舔,小姑娘修长的白腿上被舔的都是口水,他又拉过少女的纤纤嫩手,一根根葱白细指放在嘴中轻轻地吸吮着。  经过一阵亲吻后,他把目光放在姑娘胸前的白嫩乳房上。  哦,太美了,张纪中由心底发出了赞叹,两个小山似的白嫩馒头,大大的乳晕,粉红色紫葡萄大小地乳头已硬硬的勃起,到底是20岁的青春美少女,真是太美了,好好……  他在女孩的乳房上用力地抚摸,含住大大的乳头深舔轻咬……  " 啊啊…啊啊…啊啊…啊…哦哦…哦哦…哦哦…哦…" 李菲发出迷人的呻吟,"好爷爷…你舔的我…好舒服啊…啊啊…啊……" 奇迹发生了,经过一阵的刺激,李菲的乳房变的更大,乳晕也随之阔散,占了整个乳房的4/ 1乳头骄傲地挺立着,再看,女孩的阴部暗红的大阴唇像两片肥肉已张开,花生米大的阴蒂早已凸出,姑娘的下身早已狼狈不堪、淫水淋淋,张纪中的大舌头在阴唇上添着在阴蒂上轻咬着。  李菲随着亲吻,玉体不停乱抖,并大声的胡言乱语" 好…好人…你杀了我吧!我不行了…好人…你不要停…好吗?对对…就是这…好…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呀……" 张纪中心里知道女孩水流的越多就越易进入。  " 好…爷爷…你快操我吧…快……" 张纪中看时机已到,挺动阴茎沾着女孩流出的黏液,在穴口磨着慢慢的进入。李菲必竟已经是个成熟的大姑娘,虽是处女,张纪中还是很容易就突破了那层薄膜将阴茎整个插进了。  " 啊啊" 李菲大叫着," 好…好…真的…你的鸡巴…快……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啊…呀呀…呀呀…呀…好…" 随着大阴茎一出一入小阴唇也随着翻了出来,小穴里又滑又紧,太舒服了。李菲也大力的停动着肥臀迎合着张纪中的俯冲。  " 咕叽…咕叽……" 看着这幺年轻女孩的小穴,太刺激了,不知不觉张纪中忍不住了,一阵阵狂射。李菲也喷射出了大量的阴精," 哦哦…哦哦…哦哦…啊啊…啊啊…好人…你坏死了,我太舒服了" 两人同时达到高潮。  ——几天后,人们记住了这个叫小李菲的女孩,张纪中称她靓丽的外形和极强的可塑性,弃之不用实在可惜,经过反复的斟酌,最终敲定由其出演新版《鹿鼎记》中的曾柔随着《鹿鼎记》的落幕,小李菲将名字改为了李菲儿,她希望李菲儿这个名字能令她真正破茧而出,带来新生。《鹿鼎记》剧组之思春胡可  外形甜美、身材玲珑有致的胡可拥有傲人的外在条件,在摄影棚时总喜欢穿着很少的衣服,看得张纪中心里直痒痒,恨不能马上冲上去一把将她抱在怀里。  那天他经过胡可的房间,见房门虚掩着,里面还亮着灯,忍不住凑近门缝向里看去,只见胡可正穿着一件白色蕾丝睡衣侧身躺在床上,整个肉体若隐若现,屁股翘的老高,可以清晰的看见两片浑圆的屁股蛋,一双眼睛略带忧郁。  这丫头在思春了吧,凭着多年的采花经验,张纪中觉得今晚有戏,轻轻地一推门,走了进去。  胡可听到有人推门进来,马上回过神来,朝门口望去,一个男人走了进来,正从里面锁上门,然后缓缓地向她身边走来,满脸乱蓬蓬的大胡子,脸色红红的,光着膀子,穿着条小裤衩,大腿根搭着个帐篷。  " 宝贝儿,还没谁呢,是不是睡不着啊" 胡可只是屏住呼吸,没吭声,想不到大胡子这幺快就上钩了,她心里还是忍不住狂跳起来。  这时张纪中终于证实了自己的猜想,这丫头睡衣里面什幺也没穿,"怎幺样,宝贝儿,咱们今晚合作一下吧"" 什幺合作啊" 胡可故作糊涂。  " 床上的合作,我想让一个美人儿单独呆着简直是暴殄天物,我想今夜留下来陪陪你" 胡可心里已是暗自得意,脸上却还故作镇静," 我现在不需要任何人,谢谢你的关心"" 好像还没有人会拒绝我哦" ,张纪中的目光迅速扫过她的脸、背部、下身,最后停留于她的胸部,头过丝质的内衣清晰的看见了她那对丰乳已变得提倡坚挺,他轻轻笑了起来,他把手放到胡可的屁股后面轻轻地抚摸起来," 你会发现床上的功夫我是个高手"."色鬼" 胡可的脸上终于露出了一丝淫笑。  " 好宝贝儿" 张纪中脱掉自己的裤衩,俯下身,开始解她的睡衣扣子,两个棕色的小乳头立刻跳了出来。  最后一颗扣子解开了,张纪中把胡可的睡衣向两边撩开,眼睛紧紧地盯着她的三角地带," 我的天哪,多幺可爱的小玩意儿" ,说完,他迅速的爬到床上,钻到胡可的两腿之间," 行了,宝贝儿,我们开始快乐了" 胡可马上拉住张纪中的手,媚声说:「色鬼,来,先给我按按摩。」  张纪中平日里操穴的时间都有点忙不过来,哪里会有耐心按摩,他的双手笨拙地在胡可的身上像挑逗般的揉捏,抚摸着。对她粉嫩的屁股爱不释手。  胡可的那里像雪一样白,玉一样光,明月一样圆,绸缎一样滑:那道腚沟把肉丘均匀地平分成悦目的两半:那沟里是胡可最迷人的地方。相信只要是男人,见到这沟时,都会跃跃欲试,蠢蠢欲动的。  张纪中摸着摸着,手指就像一条小虫子钻入了胡可的腚沟,指尖在双孔上爬行,时轻时重,时快时慢,很有技巧的。逗得玉娇细腰微动,鼻子哼哼唧唧的,嘴里低叫道:「这滋味真好┅┅┅别停┅┅┅」  突然胡可「啊」地一声,原来张纪中的手指塞进她的花瓣里,那里流水了。  张纪中再也忍不住了,将胡可翻过身,倒趴在她身上。把玉腿分得开开的,伸过嘴儿,对着她的嫩屄进行地毯似的的轰炸,爽得胡可大声浪叫,大叫爽快。  张纪中的家伙在她眼前晃来晃去,象示威一样。胡可一把抓住它,又摸又套,又逗卵蛋的,觉得张纪中这东西还真比一般人大,真可爱。一张嘴儿,将龟头含进去,好一阵的温柔的套弄,又是好一阵的深情蜜吻,舒服的张纪中嘴里直喘。  那大肉棒经过胡美人小嘴儿的爱抚,更是硕大,威风凛凛,龟头快赶上乒乓球大小了。  胡可喜欢得不得了,用香舌继续地在肉棒身上舔着,缠着,她早就有所耳闻张纪中的本钱蛮大的,也早想着这样的一个机会让这根大家伙爱她。  张纪中被胡可舔得受不了,决定干她。他跪在胡可的腿间,将她的玉腿往上抬起,用龟头对准小屄,顶了又顶,蹭了又蹭,淫水把龟头弄得精湿。  胡可也实在是忍不住了,一手抓住张纪中的肉棒往里塞着,浪叫道:「色鬼,┅┅还不快点给我进来┅┅」  经过一阵的磨擦与努力,小穴终于把肉棒吃进大半截。光这半截,胡可已满足得直哼哼,她叫道:「色鬼┅┅你的鸡巴真┅┅大┅┅┅插得骚屄┅┅好快活┅┅」  张纪中听她叫得好听,好不得意,抱着大白腿,挺起肉棒就扑滋扑滋地操了起来。  胡可的小屄还真好,把大肉棒包得紧紧的,里边水分充足,使龟头享尽艳福。那种种快感,通过肉棒,传遍全身。乐得张纪中呼呼直喘,每一下都插得铿锵有力,每一下都是英雄的表现。  此节奏下,胡可的那两只又圆又挺的奶子,波浪般起伏着,摆动着。看得张纪中两眼发直,不由双手过去,握住它们,像玩健身球一样玩着。双管齐下,搞得胡可更爽,娇躯扭动不止,配合他的动作。  张纪中豪气如云,一口气几百下直接把胡可推上高潮。胡可微睁着双眼,一副享受的样子,小穴的涨满感,使她刻骨铭心。  张纪中坐到了床边,胡可知趣地跨上去,双臂勾住他的脖子,张纪中一手抱她腰,一手摸屁股,肉棒自由洒脱地抽动着。  张纪中伸出了舌头,胡可吸进嘴里,用香舌缠着。一会儿,张纪中以双手把住奶子,又捏又抓的,对奶头更是兴趣浓厚。  三路进攻,胡可得到前所未有的快乐,主动挺着下身,小腰扭得很美,鼻子的哼声叫人销魂。  后来,张纪中令胡可在床上跪下,撅起屁股来,这个姿势使女人的魅力达到顶点,要多骚就有多骚。圆屁股分开,双孔毕现:菊花紧揪揪,嫩嫩的:小穴张开了口,水汪汪的,像在呐喊,像在呼唤着粗壮的凶猛的大鸡巴的操弄。  张纪中美滋滋的又将肉棒一插到底,开足马力,狠狠地顶着。  顶得胡可的屁股向后一耸一耸的,嘴里还叫道:「大鸡巴┅┅顶得好┅┅再顶┅┅快些┅┅」  张纪中摸着胡可的屁股,插速飞快,也高兴得开始嚷嚷着:「好┅┅┅不错┅┅小屄┅┅真紧┅┅夹得好┅┅操死你┅┅操┅┅操┅┅」  胡可也不顾羞耻地回应道:「小骚屄┅┅好爽┅┅好┅┅好美┅┅操吧┅┅使劲┅┅操吧┅┅操死我吧┅┅」  张纪中又一阵猛攻,令胡可爽得胡说八道,很快出现第二个高潮。张纪中马不停蹄,继续大战,又是二百多下,才将热精射了进去。  胡可欢呼道:「好热呀┅┅┅烫死了┅┅┅烫死我了,色鬼┅┅┅你操屄┅┅真厉害┅┅┅┅」  张纪中躺下来,胡可伏在他的大肚子上,半睁着双眸,用红唇胡乱地亲着他胡子拉碴的脸。  张纪中的手意犹未尽,在胡可身上滑行,不久,两人又干了一回。  两人抱在一块,休息差不多了。张纪中想起来穿衣,胡可缠住他说啥不放:「你再陪陪我。下回说不定啥时才能轮到我呢!」  张纪中只是叹了口气,显出一副很不爽的样子。  胡可不依不饶的美目盯着他,问道:「你不喜欢我?我让你讨厌了吗?」  张纪中没说什幺,只是一甩手,站起身摔门而去,任由胡可呆呆的坐在床沿……庆生之何琢言  这天剧组迎来了小双儿何琢言的18岁的生日,她的父母也被接到了剧组,大家围着她一块儿一起唱着生日快乐歌,吹灭蛋糕上的十八支蜡烛,小琢言脸上写满了快乐。  晚宴结束以后,大家知趣的告辞了,他的父母也被送回了宾馆。接下来的时间是属于大胡子的,剧组合作了这幺多年,大家对张纪中的爱好了解的一清二楚(大胡子这人也没什幺其它爱好,就是比较喜欢小姑娘),谁都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幺事情,所以谁都知趣的走开了。  两个人继续对坐着喝酒,今天的何琢言穿着一身白色蕾丝长裙,露出双臂还有小腿,肌肤雪白细嫩,纤纤柳腰,她那双水汪汪的显得很紧张,神情羞涩。这个娇滴滴的小姑娘,天生的公主模样,身上散发着淡淡的,雅雅的清香,真的很迷人。  几杯酒下肚,张纪中站了起来,坐到何琢言的身边,对着她的耳朵轻声说,「你真的很美,很性感!」  「张爷爷,你好色啊」,何琢言侧过身来对着大胡子笑了,还有点不好意思。  张纪中顺势抓住小姑娘的两个手臂,把它拉入了怀里,突然一个长吻下去。  何琢言可能也被这一突然惊呆了,没有反抗。  张纪中停下来,把何琢言的秀发撩起,两人相视了很久。慢慢地,张纪中感到了何琢言的芳心荡漾,呼吸急促,紧张得那半露的酥胸频频起伏。此时何琢言已粉脸通红、媚眼紧闭,胸部不断起伏,气喘的越来越厉害。  「我到房间里等你」张纪中轻声说完,站起身,朝门外走去。  ………………  何琢言来到一间屋前,慢慢的踱了进去!她听到身后轻轻的关门声,然后就有脚步声慢慢向她靠近。隔壁房间正传来一个女人断续的呻吟声,自从加入剧组,她就开始习惯了周围的一切,在夜深人静的时刻,随便哪个房内都会不时传出男人和女人们发出的声响。张纪中走到何琢言对面,轻轻托起她的下巴仔细端详着,她不喜欢他看她的那种眼神。她想起刘芸和她私下所过的话,「没什幺的,我很小就和人做过的,会出点血,但不是很疼」……。  张纪中光着膀子,穿了条裤衩从门后走了出来,看出了何琢言眼中的紧张,甚至可以说,带一丝恐惧。他站起身,到旁边倒了一杯水,回来放在她的手边。「放松一点,这是一件很快乐的事情,你待会儿一定会喜欢的。」他说这话的时候嘴角带着笑,可何琢言却根本笑不出。  张纪中扶着何琢言的肩膀,慢慢让她身体朝后往床上躺下去。她知道后悔已经晚了,现在这个时候,一切只好顺从他,听他的摆布了。汗水打湿了她的上衣,紧紧地贴在身上,两个大樱桃时隐时现。  张纪中爬到了床上,躺在了她的身旁,一把抱住她的小蛮腰,把胸膛贴在她的乳房上。何琢言那对软软地而又不缺少弹性的小嫩乳刺激着他的下体渐渐的壮大。  房间里播放着低沉的音乐,配上了柔和的灯光,情调十分迷人。看着怀里的小姑娘,那种低着头的姿态,十分的迷人,张纪中心里的欲火马上就冲起来了。  ………………  张纪中的手在她的身上游动着,轻轻捏她紧实的小屁股,把手盖在两个屁股蛋上用力的抓了几把,接着把手伸进裙子,用手背蹭着大腿的内侧,由下往上地摸索了上来,手指滑向私处。  「张开一点」,张纪中轻轻拍了拍何琢言的大腿,语气似乎很温柔,但还是能明显地听出命令的感觉。  何琢言照做了。张纪中把她的三角裤住下拉,拉到两腿之间。把手张了开来,用着掌心在阴户上轻轻地揉着,彷佛揉汤圆似的。感觉到她的阴户发涨,两片大阴唇发抖,同时,双腿挟紧着,忍不住地收缩着。张纪中用手指插入她的穴里,用手由下往上地挑动着,不时用食指磨擦她的阴核。另一只手已经拽掉了她的裙子,袒露出她那雪白的双乳。  张纪中试了一下,觉得这个姿势还不是很舒服,「再张开大点,这样不容易进去。」  何琢言又照做了,大大的分开了自己的双腿,她觉得自己现在的姿势肯定很不雅,甚至己都觉得有些恶心。  张纪中掏出他那大大的、长长的家伙,在她面前炫耀似的摆弄了几下,这是一支久经沙场的老枪。何琢言知道下面将要发生什幺了,她把头向后一仰,无奈地闭上了眼。  那一刻终于来了,何琢言感觉到一个硬硬的东西伸了进来,正在轻叩她美妙的潮湿处,她皱了皱眉头,呼吸越发变急促了。  她还是本能地想躲,但被张纪中按住了,「嗯,我要进来了」  何琢言的身上渐渐感觉到了张纪中的重量,那硬硬的东西的顶端逐渐没入了她湿软的缝中,顶住了紧紧的一圈肌肉。「唔…里面…放松一点」  「唔…不要动…」突然,那硬硬的家伙已挤入了何琢言狭小的阴道口,正好想配合着她的挣扎,向下顶去,「滋」的一声,整只家伙完全没入她的阴户中…只觉得她湿淋淋的美妙小穴,紧包着那肉棒。  疼痛!何琢言的身体颤抖了一下,发出了「啊~ 」的一声。张纪中的动作停了一下,「如果很疼的话,说出来,我可以轻点。」  何琢言没有作声,她只想这一切早点结束。出血了。张纪中早有准备,拿起旁边的一块白巾仔细地把血擦掉。他那硬硬的长长的家伙就那幺不断的在何琢言的那里进进出出,东撞西撞的。每次碰到最里面,她都几乎疼得抖起来。  何琢言口中发出含混的声音,「啊~~恩~~哦~~~ 」,脸上的表情扭曲了。张纪中很小心地开采着。  不知为什幺,逐渐地,疼痛已经不明显了,里面传来一种痒痒的感觉。何琢言逐渐开始配合着张纪中的动作,里面越来越湿,竟然有东西流了出来。她知道这是正常的反应,但仍然觉得很难为情。  何琢言开始觉得也许张纪中真的比剧组里的那些年轻帅哥会好些,至少应该很温柔,不会那幺粗暴。她开始觉得有点觉得庆幸自己的第一次是遇上了一个有经验的老手。张纪中突然在深处猛地用了一下力,何琢言「啊~ 」了一声,脊背后仰。由于用力,她身体又抖起来。她感到最里面一阵阵的发热。  张纪中停了下来,长长叹了一口气,一切都终于结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