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另类综合  »  乡村百美图作者不详

分享到:QQ空间新浪微博腾讯微博人人网微信一键分享
乡村百美图作者不详
  我出生在一个小山村,那里风光秀丽,人们常说:「好山有好水,好水出好女人,这句话用在我们村一点都不为过。我们村里的姑娘,少妇,个个都是肤白貌美。」  我从小就特别的调皮,不管什幺都喜欢东搞搞西摸摸,在我家对面有一户人家,住着一家四口女的名叫春桃,大概三十一岁左右,长得可说是风流漂亮,要身高有身高,要身材有身材,又会打扮,三十一的人看上去还像二十多,我们村不少男子将她视为性幻想的对象。我也为了多亲近她常常有事没事总到她家里找她儿子天天玩,天天比我少四岁我和他姐姐艳芳一样大。  星期六的晚上我吃完饭,向妈妈找个借口说天天要我到他家里去玩,我一说完马上就出去了,我和天天家就相隔一个池塘,我快步跑到天天家的小院门口叫道:「天天,天天,开门呀!」  我正叫着,门吱的一声打开了,一个男人左手拿着手电筒右手拿着一支竹干做的网篼,腰间挎着一只竹篓。我一看原来是天天爸爸。  我问道:「叔叔,天天在家吗?」  「天天呀!他今天和他姐姐艳芳去外婆家了。」天天爸回答说。  「哦,谢谢叔叔啦!」  这时我有一点失望,我在天天家门口站了一下,天天爸的身影慢慢的消失在夜色之中,天天爸在农闲时晚上都出去捕捉青蛙以补贴家用他一出去都差不多要到天亮才回来。  这时我想转身回家去,但心里却有一点不甘心,有一个星期没见春桃心里想哪怕看一眼都好呀!天天不在家又找不到借口。  就在这时天天家里厨房的灯一下子亮了起来。我知道天天家就只有春桃在家里,我心想过去偷偷看一眼就回家,于是我踮起脚慢慢地靠近了后院的厨房,农村的窗子一般都是木头做的上面装不了玻璃只是用木头拼起几个图案而形成一个个窗户,里面也不挂窗帘只是在窗户外面一般都用白色胶纸捕盖,这样可以挡风挡雨又可以采光,还可以保住房子里面的隐私。  当我来到窗户时我看见里面有个人影在走动我知道那就是春桃,但中间有一层胶纸我看不见里面情景,只能看见春桃的身影来回走动,过了一会我听见里面有倒水的声音,难道春桃要在厨房里面洗澡,一想到这里我的心就莫名其妙的兴奋和紧张。  这时我听见好像有脱衣服的声音,我颤抖的用手指在窗户右下方挖了一个小洞,向里面望去只见显现的是个三十上下的美妇,全身肌肤柔白细嫩,两个丰满档的乳房傲然的挺立,淡红色的乳晕上,镶着一颗令人垂涎欲滴,樱桃般的乳头柔滑的小腹平坦结实,小腹下方的三角地带,一丛乌黑柔顺的阴毛,平整熨帖的蔓延在阴户四周。  她转过身来,在我眼前显现出白嫩丰耸的完美香臀;由臀部向下延伸,是一双浑圆挺直,光滑丰润的美腿。我虽然收藏不小香港三级明星的裸照,也时常拿出来欣赏,但我却是第一次看见如些香艳火辣场面。那雪白柔嫩的肌肤,在灯光下是那幺的润滑动人;饱满挺立的乳房,是如此的硕大柔软;圆润修长白皙光洁的玉腿,曲线是那幺的柔和;那多肉浑圆,白嫩嫩的屁股,更使的我恨不得上前抱住,狠狠地咬上一口。  我站在窗外面全身不由自主的颤抖了起来。只见她一手拿着毛巾一手托着饱满挺立的乳房,慢慢地轻轻地抹着那樱桃般的乳头。看到这我再也忍耐不住,飞快跑回家中拿出叶子眉的裸照立刻掏出涨得火热的阳具,猛烈的一阵套弄,连续出了三次精,才平息下汹涌的欲火。从这以后我每天在学校我盼望着星期六,星期天快些来而学习却降了下来,而我在学校也是无心学习每天脑海里都是春桃丰胸肥臀。  然而一次偶然的机会却改变了整个事情,那是七月二日暑假一个晚上,我吃完饭就早早的盼着天快点黑下来,我又可以去偷窥我日思夜想的春桃啦!  大概八点锺左右我又开始观察对面天天家的情况,我总结一个规律,一般在天天爸刚一出去,春桃就差不多要到厨房去洗澡,我不知道是不是天天爸刚在家干了春桃一炮,我想应是「一个武大朗的男人取了一个这幺美貌的老婆,晚上又要出去捕青蛙补贴家用,所以只能在这时候抓紧时间干上一炮了。」  我正想着天天家的院门打开了,是天天爸出来了,他还老样子,春桃嫁他也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  我看见天天爸一走,我马上飞快的跑到了天天的院门口,我向厨房望了一眼没见亮灯,难道今天春桃改变了习惯吗?我站在院门口等了大约十分钟灯还是没有亮,这时我感觉很失望正想走,就在这时院门,「吱」一下响了起来,我马上走到左侧墙壁藏了起来。只见春桃慢慢的走了出来,她穿了一件细背带黑色连衣裙,两只奶子跟两座小山似的高高隆起,脚踏高跟凉鞋,那脚儿又白又嫩,脚指头颀长清秀,看得我直咽口水。  此时春桃站在门口东张西望,好像是在等人一样,我一直藏在春桃身后的墙壁,两只眼睛就没离开过她的身体。她那丰腴饱满的屁股,她那白皙圆润的脚后跟,都像磁铁一样吸引着我的视线。  这时从运处有一个黑影向春桃家的方向走来,我虽然看不清模样,但是我肯定那是一个男人,大概一米七二的样子,过了一下那男人就到了春桃的身旁,我仔细一看原来是我们村卖服装的华生,怎幺是他,他老婆可是我村里面最漂亮的女人呀!也是我们村的妇女主任。他放着老婆在家放心吗?  正想着,只见她们俩人已经抱在了一起,一边小声在说着什幺,一边往里面走,我这时也从左面的墙壁走了出来,我慢慢的靠近院门,伸手轻轻的一推,我想试试院门能不能打开,没想到一推门就开了,她们一定是迫不及待,连门都不关紧。我踮起脚轻轻的走到春桃卧室窗户的下面,我经常来春桃家玩,她家的环境我都很熟悉。  我在窗下听见里面传来亲嘴的声音,我像上次在厨房一样在春桃卧室窗户的左下角用手指又挖了一个洞。我向里面望去,只见这时的春桃似乎已经迷乱了,不是我平时看见的那个春桃。她头发散乱,脸上泛着红潮,而华生则喘着粗气扑在了春桃身上。  我震惊了,觉得春桃这样做不好,却又不知道哪里不好,自己却莫名其妙地兴奋了起来,心跳也加快了。  华生爬在春桃身上亲着她的脸和脖子,忽然,我听见春桃喃喃地说道:「不行……今天不行……我儿子在家女儿在家……」  华生喘着气说:「春桃,别……别再推我了,求你了,就今天一次好幺?都半个多月了你都不让我碰,我想死你了,我……我快憋死了。」  说着对着春桃又是一阵狂亲。双手伸进春桃的衣服里乱摸,春桃也喘起气来了。  这时华生从春桃身上起来,下床去把门锁死了,然后回过身来把从床上起来想走的春桃又扑倒在床上。现在想起来春桃和华生可能有一段时间了,可就是不知道他们怎幺搞上的,我只能猜测应该是春桃买衣服时俩人勾搭上的。  华生这时开始解春桃的衣服,春桃今晚穿细背带黑色连衣裙,华生哆嗦着脱掉春桃的连衣裙,又去脱春桃的内三角裤,春桃也被华生摸的快受不了了,把手伸进他的裤子里。华生哼了一声,解开了春桃的三角裤的三粒扣子,用力一抹,就把春桃的内三角裤抹到了膝盖下面,春桃下身的黑森林和丰腴的大白腿明晃晃露出来。  华生搂着春桃的屁股把手伸进她的双腿之间,抠摸着,春鸫被抠得从喉咙里发出了叫声,声音虽然不大,却很能勾起男人的欲望。  华生果然被春桃勾了起来,从春桃身上坐起来,脱掉了自己的上衣,露出胸口的一片胸毛和强壮的肌肉。春桃则解开了他的裤子,脱了下去,华生腿上长满了毛,非常性感。  这时春桃也把自己脚上的高跟凉鞋慢慢的脱掉了,华生重新爬在春桃身上,把她的乳罩翻了上去,一头埋在春桃那对丰满的大奶子里啃了起来。  这时其实春桃早让他撩拨得不行了,抱着他的头哼哼了起来。两条大腿夹在华生身上,乱蹬一气,上身也在不停地扭动。  华生一手抓住一个春桃的奶子,连揉带捏。春桃的奶子确实丰满,每个都有两个馒头那幺大,乳头的颜色有点发紫红。她圆圆的脸上现在全是汗水,齐耳根的短发粘在脸上,已经没法说话,只能哼哼和喘气了,没过多久就挺不住了,连连叫唤:「华生,我受不了了,快进来,快干,求你,快点我不行了。」  华生直起身来,把春桃的内三角裤从脚踝上拉下来,自己坐在床上,把春桃的两条腿擡起来放在肩膀上,他那话儿足有六寸多长,昂首怒目地对着春桃那片黑森林。  他一手扶着春桃的腿,一手扶着自己的阴茎,往前一沖,春桃啊地叫了声,那东西渐渐没入了春桃的体内,春桃从喉咙中发出吭哧吭哧的声音。华生等全部插入后,提起春桃的腿,猛烈地抽插起来。  随着华生抽插的节奏,春桃的哼哼和喘气声时断时续。她用手勾住华生的脖子,一对奶子上下乱颤,两人亲吻着,但亲吻经常被华生的叫声打断。  春桃恩恩啊啊地呻吟着,华生低下头咬住她一个奶头,春桃被干得实在爽得历害,腿都绷直了,两脚朝天。  华生压在她身上一下一下好像打桩一样猛插,春桃下身水亮亮一片。忽然华生停住了,阴茎整个留在春桃阴道内,春桃不由自主地喊了起来:「不要,不要停……」  这时华生的屁股动了起来,他把他那根大鸡吧在春桃的阴道里来回研磨,春桃一下子就被他干出了高潮,一声大叫,全身绷直,手臂和双腿紧紧扣住他强壮的身体。华生毫不手软继续猛烈地沖击着春桃的小穴,春桃就像昏过去了一样被他搞的在床上象一滩烂泥。  过了一会,春桃醒过来,华生把春桃翻了过来,从后面插了进去。这个姿势因为比较深入,春桃很快就又被干的叫了起来,胳膊撑不住身体,索性就趴在床上,把屁股高高撅起来。华生扶着春桃的屁股一阵猛烈抽插,春桃也叫的越来越大声。  突然两人同时大叫,华生抱住春桃的屁股,两人一起僵在那里,过了好半天才分开。白色的浆液从春桃的下身流出来,打湿了她那片黑森林。两人一起瘫在那里,全都没力气了。  大概过了有十分钟,华生最先起来,从床下的脸盆里取出毛巾,帮春桃擦干下身,也擦干自己。  这时春桃从床上坐起来,满脸红晕,看得出是兴奋还没过去,抱着华生两人来了个长吻。  接着只听见华生对春桃说:「我比你老公正财怎样!」  春桃接口道:「那怎幺能比呢!不然我怎幺还和你好。不过你不怕你老婆知道吗?」  华生默默的不出声,春桃又说道:「下次我们要晚一点好吗?我怕天天还没有睡着,他也不小啦!」  华生哦了一下,「今晚正财又要差不多天亮才回吗?」华生说道。  春桃答道:「他都是这样的,我已经习惯了。」接着她俩人又搂在一起亲起嘴来。  过了一会华生穿好衣服对春桃说:「我要回去了。」  春桃应了一下,不知她是不是还在回忆刚才的味道,还是太累了。  华生整理一下衣服再亲了春桃一下就走了。  这时我才发现自己的小弟弟已经坚硬似铁,我也管不了那幺多啦!我推门走进了春桃的卧室,春桃躺在床上背向着门口问了一句:「你怎幺又回来了啦。」我没出声,但我慢慢的向春桃的身边靠近,此时她感到了有一点不对吧!就转身向我这边看过来,春桃一看我站在床边她吓得身体瘫软,惊惧莫名,有点语无伦次地说。「你……你怎幺会在这里?你怎幺会在我家,你?」  我其实也紧张的要命,但是见到春桃慌乱的模样,我不禁有一种占上风的感觉:「阿姨,你别紧张,只要你好好配合,我就不会告诉叔叔,不会告诉天天,你放心好了。」  春桃一听,心头稍安。她问道:「你要干嘛?」  我擡头向她胸前的双乳望去,她看了我一眼好像明白我要干什幺了,说了一句:「你来吧!」  我吞咽一口贪婪的口水,用手拉掉华生刚才没摘下来的乳罩,摸着捏着那十分柔软而富有弹性的肉球,赤裸裸的她身裁凹凸有致、曲线美得像水晶般玲珑剔透,那酡红的娇俏脸蛋、小巧微翘的香唇、丰盈雪白细腻的肌肤、坚挺微翘的乳房、红嫩的乳头、白嫩光滑浑圆的雪臀,美腿浑圆光滑得有线条美,那凸起的耻丘和乌黑的阴毛是无比的诱惑,还有胴体上散发出来的阵阵女人肉香……  春桃浑身的冰肌玉肤令我看得欲火亢奋,无法抗拒!我爱抚着她那赤裸的胴体,从她身上散发出的肉香,我抚摸她的秀发、娇嫩的小耳、桃红的粉额,双手放肆的撩拨她两颗浅红色的乳头,再移到那对白嫩高挺、丰柔的乳房上,并揉捏着像红豆般可爱的乳头……  不到几秒钟、春桃敏感的乳头变得膨胀突起,我将她那雪白浑圆的玉腿向外伸张,乌黑密绵、柔软的三角丛林中央突现一道肉缝,穴口微张两片阴唇浅红粉嫩,我学着黄色录像那样伏身用舌尖舔着吮着那花生米粒般的阴核,更不时将舌尖深入小穴舔吸着春桃涓涓流出的蜜汁。  「嗯……哼……啊……」出于生理的自然反应,使得半推半就的春桃不由自主地发出呻吟浪啼,小穴泌出香喷喷的淫水,使得我欲火高亢、兴奋异常。  我左手拨开春桃那两片嫩滑的阴唇,右手握住粗巨的大肉棒,对住迷死人的春桃那湿润的小穴嫩口,我臀部猛然挺入,「滋……」偌大的坚硬的肉棒全根没入穴内。  我虽然看过不小黄色录像但却是第一次和女人实战,当我插进的时候却不知下一步该怎幺办,我停了下来,她浑圆有力的臀部,向上挺了挺,暗示我该进一步的有所动作。我却不识趣的望了她一眼,她突地翻身而起,一把就将我推了个四仰八叉,我吓了一跳,还没反应过来,春桃已跨身而上,并且准确的将我的肉棒,纳入了穴中。  她毫不犹豫的,就扭动腰肢挺耸了起来,一时之间,「啪、啪、啪」的肉体撞击声,「噗吱、噗吱」的液体挤压声,交互响起。  仰卧在下的我,只见春桃,情欲勃发后,媚浪的神态,不禁加倍的兴奋;但老弟弟那传来的阵阵酥麻,却也使我有不堪支撑,行将精的感觉。春桃的脸上,显出恍惚迷离的荡人神态,娇喘呻吟也更形急促,即将到达肉欲高潮的她,扭转耸动也更形疯狂;她那白嫩嫩的奶子,甩来甩去,淋漓的香汗洒的我满头满脸;我适时的弓起身体,左手揉搓春桃的阴核,右手轻搔春桃的肛门,「啊啊呀……不……不要碰这里……」春桃全身不停抖震。  「啊……不要啊……」她好像全身触了电一样,身体向后仰,有一种沖上云霄的感觉,春桃就像喷射机加速一般,脑间闪出一股强光,然后两眼什幺也看不见,只感到高潮有如汹涌的波涛一样正在体内爆发。她身子急剧哆嗦了两下,长长的嘘了口气,便喘嘘嘘的趴了下来昏死在我身上,她抵受不住持续的快感,不知来了几次的高潮。几乎同时,我也兴奋的将我的童子精,尽数射入了春桃的体内。  休息片刻我穿好衣服准备回家时,春桃这时说道:「你别把今天事说出去好吗?」  我点点头说:「那以后我什幺时候找你,你可要答应我。」春桃这时满脸透红的点了点头。就这样这一个暑假我每晚都往春桃家里跑,只要一天不碰春桃,就整天都无精打彩。